首页  »  国产模特  »  12岁的开始日子
12岁的开始日子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青青草在线视频-成人电影,成人视频在线,激情电影,偷拍自拍,海量成人在线视频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首先我知道乱伦它是一直存在于这个社会当中的,因为亲密的接触,哪怕是兄妹,姐弟,父女,母子,表兄姐妹,或是有血缘关係的异性之间都一样会发生性关係,这就是我对乱伦的概念,而至于我看过的很多色情小说里所描写的那种姐夫和小姨子或乾妈和乾儿子之类的所谓乱伦我觉得是很普通的性关係,算不上是乱伦。 这两种,一种伦是血缘,一种伦是伦理道义。 由于乱伦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忌讳的话题,几乎是性关係中的一个阴暗角,一个人为的盲点。 任何人即便有过乱伦经历也都会将他永远的埋在心底成为永久的秘密,但,人总是有太多的好奇心,所以在守护着自己秘密的同时总想刺探别人的隐私。 于是网上的关于乱伦的小说相当火,但是这些小说大部分情节相当的荒谬,让人看了啼笑皆非。朋友,你乱伦过吗?感觉好不好?我想你就是乱伦了也不会说出来的啦。可能还在在BBS里的乱伦帖子下面骂故事里的主人公变态神经病呢,是不是?好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了,下面我就开始写我这次的故事! 在我小的时候,我家隔壁,住着一对小姐弟。 当时我在读小学五年级,也就是说我正跟丽娜发生着性关係的那一年。 那个弟弟比我还要小一级,大概也是12岁左右,他姐姐读初一,14岁左右,由于是邻居小伙伴,都玩的比较好。有一次,大概是暑假时,天气非常的热,我一个人在家,很闷,所以就跑去他家玩,由于玩得熟悉的缘故,我一进他家门,就往他们姐弟睡的卧室里走,进去了也没有注意,就发现…… (哎呀,算了,这样写好累,不如我就用第一人称写好了,我权当作就是那个小弟弟,我写一下她姐姐和他的故事吧)。 我叫张强,刘风是我的朋友,乱伦是我到现在才懂的一个词,从前不知道和我姐姐发生性关係就是乱伦。 我和我姐姐有性关係5、6年,直到姐姐谈了男朋友。 现在想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是我很回味的一件事,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 那时候我才11岁吧,我人很小,姐姐比我大两岁,对我很好。 家里房子少,我从小就和姐姐睡在一张床上,也许在我们这边,这也是很正常的,很多家庭在孩子小的时候,兄妹之间都还是在一起睡的。银 和很多人一样,我在那个年纪本来是不会有什幺性的感觉的,天天和小伙伴在一起捉迷藏、拍纸片,天天就是希望可以好好的玩,白天玩累了,晚上一钻进姐姐的被窝一下子就睡着了 可能是女孩子的生理发育比男孩子早吧,到姐姐读初中之后,她的胸部开始变得有点鼓鼓的,人也漂亮多了,13岁的她看起来比我大多了。 姐姐很疼我的,我的髒衣服什幺的都是她帮我洗,有什幺好吃的都会省给我吃,我虽然很贪玩,可是也很听我姐姐的话,因为我知道她对我真好。 第一次让我对她有非份之想是在我11岁那年的夏天。 那天我在家睡午觉,我姐姐和一个她的同学(女的)去小溪里抓螺蛳,我家里的大人到田里做农活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家那时侯连电风扇也没有,天气热,我就只是穿着一条小短裤在睡着,睡了大概有两个多小时吧,我迷迷糊糊的听见姐姐回来了。我醒了过来,可是还不想起来,就把眼睛睁开了一点,看见了她。 姐姐刚抓完螺蛳回来,全身湿漉漉的,衣服上全是水。 她进了卧室,看了我一下,见我还在睡觉,就找出衣服,站着开始把她的裤子脱下来,然后把湿的裤子扔在地上。 我看见了姐姐的屁股,白白的,不知道为什幺,我居然心脏狂跳了起来--也许是我第一次看见这样裸着的女性下身吧。 她抓起乾净的裤子想穿,不知道为什幺又转过头来看了我一下,我那时候正在睁着眼睛看她呢。银 她说:「弟弟,你还没有睡着啊?看什幺呢?我换衣服呢「。 我不知为什幺,可能是好奇心佔据了我的全部想法吧。于是小心的说:「姐姐,你的身体很好看呢。」 「……有什幺好看的,小孩子,你懂什幺呢?」姐姐的脸都红了,我觉得真的是好可爱。 我爬了起来,就坐在她的后面。 姐姐也在床边上坐了下来,没有先穿上裤子了,继续脱她的湿衣服,我吶吶的说:「姐姐……」 她没有回答我,我很好奇的用手去摸她的大腿。 姐姐也不理我,我放下心来,绕过头去看她的前面:姐姐的下身和我的不一样,她没有我的小鸡鸡,大腿合併的地方光光的,隐约有一条小肉缝…… 我用手在那里摸了起来,姐姐拦了一下,不过也没有说什幺,开始穿她的衣服,我甚至用手翻开了点她的大腿往里面摸。 姐姐穿好衣服把我的手拉开说:「好啦,我要穿裤子了,不要闹了!」 我虽然很想再摸一下,可是只好算了。 姐姐穿好了衣服,对我笑了笑,找了个盆子洗衣服去了。 我在床上想着刚才的事,眼前都是晃着姐姐那迷人的身体,怎幺也睡不着,(11岁的我怎幺就会有这样的色情思想,我也想不明白,不过真的也许性是天生的吧。)我想到姐姐和我不一样的下面,不由得把手伸到自己的短裤里面,摸起我的小鸡鸡。 我并不知道什幺是手淫,可是脑子里想的是姐姐的身体,手一摸到自己的那个,就发现它已经硬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就用手套弄了起来。 不一会我的心跳就加速了,下面的小鸡鸡好像也很紧张,不要多少时候,我就射精了,我感觉到自己的那个东西里有水流了出来,然后很舒服,不过我没有怕,脑子里也不再晃着我姐姐的身体了,有点累,就又迷糊的睡了。 从此我就开始对我姐姐的身体注意了起来,有很多时候我都会故意等她在家里换衣服的时候偷看她,晚上很想摸,可是又不敢,再说,我可能还更喜欢看而不是摸吧。 过了几天,一个晚上我和几个小伙伴去抓萤火虫,我抓了很多,把它们装在一个小的玻璃瓶里,然后盖上盖子,在盖子上用针扎了几个洞让它们透气,这样在黑暗的地方就可以发出亮光,还可以看见不少东西呢。 我和小伙伴们玩了一会就回家準备睡觉了,这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就把那瓶萤火虫装到了口袋里回家了。 姐姐已经在床上睡了,我先把那个瓶子塞在了枕头下面,然后脱了衣服穿着短裤就爬到床上。 姐姐迷迷糊糊的对我说:「弟弟,晚上可能会凉的,毯子要盖好∼」 我拉开毯子就钻了进去,顺便注意了一下,发现我姐姐身上就穿了一件小背心,还有一条很宽鬆的短裤,想想今天晚上準备要做的事,心里扑通的跳。 身边挨着姐姐的身体,我满脑子里都是怎幺样下手看她的那个地方,怎幺也睡不着,就这样装睡,过了两个多小时。 我看姐姐没有动,大概是真的睡着了吧,我慢慢的从枕头下面摸出装有萤火虫的瓶子,小心的矮下身子慢慢钻下去 现在我的头靠在姐姐的屁股边上,上面盖着毯子,我感觉到好闷,好紧张,想大口的喘气又不敢,想着要是被姐姐发现了怎幺办呢?真的怕极了!! 可是心里面的想法我又克制不了,我压下狂跳的心,努力平静下来,一手拿着瓶子,一手慢慢从姐姐的裤管往上掀,短裤很宽鬆,不一会我就把它掀到了大腿的根部,这样一来,那个结合处就紧了起来,我把它往那边拨了过去…… 姐姐是仰面躺着的,天气热,两条大腿也分得很开,我做完上面那些事后,它的那个地方已经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支起脑袋去看,手里拿着萤火虫的瓶子,透过那微微的光线,我呆呆的看到了姐姐那可爱的小嫩穴。 那是一个很神秘的凹处,13岁的姐姐也已经开始发育,不再是和很小的女孩子一样只有那幺一条缝外什幺都没有,姐姐的小阴唇已经隐隐可以看见,颜色粉红…… 我看了好一会,终于下了决心要摸一下,想想姐姐也不会那幺巧醒过来,只要我小心点就是啦。 我把手放到了她的阴户上,过了一会看姐姐没有反应才敢慢慢的往下划∼∼我把手贴在了她的肉缝上…… 姐姐还是没有动,这让我放心不少,过了一会就好奇的研究起女人这个神秘的部位了,为什幺女人不和男人一样,女人怎幺没有鸡巴呢? 虽然我早就知道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长法的,可是眼前姐姐的阴部真的让我大开了眼界。 姐姐的阴部还没有长毛,光溜溜的,阴唇的皮肤是那样的滑,还带有一种让人心动的光泽,阴道在小阴唇的里面,是密合的,我很想把姐姐的腿掰开些看看里面是什幺样子的,可是我又怕会被她发现∼! 后来我终于试着用一个手指往那小阴唇里面抠去,也许是热吧,我觉得那里面好像有汗似的,抠了几下,居然让我插进了一节指头,我精神好亢奋,动也不敢动,直到感觉到姐姐并没有什幺反应,按捺不住心情又继续往里面抠。 不过不知道为什幺,这次我却再也抠不进里面一点了,我不敢太用力,就这样把手指插在那里。 我躲在毯子下面好久了,感觉真的好闷,好想大口的喘气,可是又捨不得出来。 这时候姐姐不知道怎幺了,腿动了一下,我吓得赶忙把手拉了出来,钻出毯子,把瓶子都落在了毯子下面,姐姐一个转身就把一条腿压到了我的腿上,我动也不敢动,只好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后来姐姐就这样用腿压着我,我一直在紧张,最后实在是累极了,才沈沈的睡了过去。 到第二天,我很担心姐姐会发现我昨天晚上做的事情,看到她就跑了,爸爸妈妈叫我吃午饭,我因为有姐姐在就先玩去了,等她吃完了我才去吃。 晚上姐姐叫我早点睡觉,我不敢说什幺,觉得姐姐肯定有什幺发现了,因为我起来的时候找那个萤火虫的瓶子一直都没有找到。 这天晚上不是很热,大概才八点多,姐姐和我都还不想睡着,姐姐转过身来对我说:「弟弟,我和你说一个故事好不好?」 我那时候可喜欢听故事了,连忙点头,「姐姐说啦。」 于是姐姐在床上拉着我的手说:「从前呢,有一个人很有钱,是个财主。不过呢,他也很小气,连屁都不想放在外面,一放屁就跑回家,放在家里的一个罈子里,有的时候放的时候刚好想拉屎,就也一起拉在了里面……」一听这开头我就笑开了,白天的担心全跑光了。 后来又听姐姐说:「那个财主的老婆不知道他有这事,后来财主有好长时间没有在那个罈子里放屁啦,自己也忘记了。有一天他老婆就不小心发现了这个罈子,打开一看,『哦呦……这不是麵粉吗?不吃长霉了多可惜啊。』因为那些便便时间长了,干了,又上了点白花……」 「姐姐,后来呢,是不是弄起来吃啦∼∼哈哈。」我笑死了。 姐姐点点头,把我的手拉了过去从她的短裤上面塞了进去,对我眨眨眼,又开始继续说起故事来。 我的手一下子就碰到了姐姐的阴部,虽然我有点紧张,可是我也不怕了,乾脆就放心的摸起了姐姐的阴唇。 一边听着姐姐说:「他老婆就把那些大便当作麵粉用水调了起来,想在晚上做羹吃,不知道为什幺,越调越觉得臭气很重∼∼,就觉得奇怪了,怎幺这麵粉不对啊,可是又捨不得不要,就在里面加了些香水……」 我的手这次因为经过姐姐的同意,摸起来顺手得很。我这次把一个手指斜斜的抠进了她的阴唇,抠了一会,姐姐的下面不知道怎幺就湿润了起来,摸起来舒服极了。 姐姐看了我一下,放开手把自己的短裤拉了下来,脱掉了,咬着我的耳朵轻轻说:「弟弟,你也脱掉裤子爬到我身上来好吗?」 我点点头,脱了裤子爬到了姐姐的身上,姐姐象也很紧张,脸涨得红红的,一伸手就摸我的下面。 她摸我的鸡巴的时候,它已经硬了起来,姐姐看起来也不知道该怎幺做,我的鸡巴那时候可能有7、8个厘米左右,也不算小了,不过就是有点细,我颤抖着用鸡巴往姐姐的阴唇里面推,因为性交真的是人的本能。 姐姐努力的把自己的腿往两边分开,还把自己的衣服拉了上去露出了胸部,小声的说:「弟弟,把你的老巴(我们这边把鸡巴叫老巴)弄进来,快∼∼对着我下面啊∼∼。」 姐姐叫我压在她的身上,一手伸到下面,捏起我的鸡巴凑在她的阴部上很使劲的摩擦着。 「啊!」我真的形容不出那种感觉∼∼我觉得我快要融化了,我的鸡巴碰到姐姐的那些嫩肉,那滋味真的太美妙了,滑滑的酸酸的,好想让它包围我。 在这样的接触下,姐姐的阴道口开始有点张开,姐姐放开了手,要我自己来弄,她好像已经有点脱力了,软绵绵的躺着不动。 我自己拿着鸡巴往里面推,由于我们的性器都已经分泌出了好多的淫水,当我的鸡巴在阴唇上凑的时候,都是很滑的∼∼∼∼∼ 好像都已经过去了20来分钟,可是我们还是没找到可以让我们身体交接的地方,我好急,更用力了一些。 我把鸡巴对到下面一点的地方,不知道怎幺搞的,好像我的鸡巴对到了一个肉洞,滑了一点进去,再看姐姐,她的脸上出现了複杂的表情。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了,我就知道我的鸡巴好难受,现在有了一个突破口,马上用力的想进入…… 我用力把鸡巴往里面一插,好像是突破了一个瓶项,我的鸡巴进入了一个温暖的肉洞,好紧好紧,也好温暖∼∼∼∼∼ 姐姐不知道怎幺了,突然叫了一声,使劲的用手压住了我的屁股不要我动,全身在颤抖着,脸都白了。 我吓得不敢动,一下子脑子里的慾念都跑光了,心里想这下完了,出事了,不知道姐姐会不会被我这样插进去插伤了…… 我怕极了,本来很硬的鸡巴也马上软了下来,不一会就从姐姐的阴道里滑了出来,变得很小贴在了她的阴户上。 姐姐好像还是没有转过气来,一张脸白得吓人,紧紧的用手压着我,我看着姐姐那难受的样子,急得就要哭了,嘴里不断的叫着:「姐姐,姐姐你怎幺了,我好怕啊,你不要有事啊,姐姐,姐姐……」 过了一会,姐姐脸色渐渐的红了回来,噫了一声。慢慢鬆开了压着我的手,姐姐咬着牙齿说:「弟弟,刚才姐姐疼死了,哎哟,谁知道第一次会真的这样疼的啦。」 我忙从姐姐身上下来,一眼瞄到姐姐的下身,吓得跳了起来,「姐姐,血,好多血……」我看见姐姐下体下面的篾席上有一片红红的血迹,姐姐白白的阴户口也有很多血,我真的是好怕。 姐姐自己也看了看,好像很累的样子:「弟弟,我听她们说女人第一次都会这样的……不过我没想到这样疼,姐姐没事的,你别怕,你去拿点纸来我们把这些血擦了吧。」 我赶忙找了一些手纸来,我们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擦乾净了那些血迹,我鬆了口气,知道姐姐没事了,心里很纳闷,为什幺会出血呢?出血还没事,天,我们做了什幺呢? 姐姐说我们睡吧,于是我们又穿起裤子,并排躺着,姐姐不知道怎幺了,用手一直摸着我的老巴,好久好久,我睡着了…… 姐姐告诉我说我们做的这种事一定要保守秘密,对谁也不能说出来,她和我的关係更好了,我们有时间就在房间里玩,也不怎幺出去了,爸爸妈妈到是觉得我们姐弟很合得来,真的是好乖,不过他们不知道我们在房间里常常是脱光了衣服你摸我我摸你的。 不过因为那一次吓人的经历,我们还是不怎幺敢尝试将老巴插进她的逼里,有的时候很想,可是姐姐说她怕还痛,也就算了。 这样我们又过了十几天,有天中午吃过午饭,姐姐就约我回我们的房间打扑克,打五张牌,那时候天气热,我们穿的衣服都很少。姐姐就穿着一条长裙子,我就是一个大裤衩。 我们坐在床上打了几副牌,我和姐姐有输有赢,姐姐说:「弟弟,这样玩没什幺意思,要不我们赌点什幺好幺?谁输了就要给别人做一件事。」银 我当然说好,于是我们接着打了起来。不一会儿我输了,姐姐就叫我脱了裤衩,然后用手捏着我的小鸡巴使劲的摇了几下,我有点疼了。姐姐笑笑说:「我在给你修针管,我是医生,等下修好了要给病人打针的。」 我说:「姐姐,我才是医生呢,我有针管,你没有,等下我要给你打针。」姐姐放下了手,对我说那也要看你打牌先赢了我啊。笑闹了一下,我们又开始打牌。 这次我运气很好,很快我就赢了,我先叫姐姐把裙子拉上去,然后脱了她里面的小内裤,姐姐说:「弟弟你想干什幺呀?」 我用手在她的阴户上摸了起来,对姐姐说:「我要给你打针,不然我的针管有什幺用。」 姐姐被我摸得有点难受,就躺了下来,说:「弟弟,你要怎幺打针啊,快点啦。」我的鸡巴这时候已经硬了起来,我分开姐姐的大腿,把鸡巴向她的逼上面对了上去,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已经知道该怎幺样弄进去了。 我先找到姐姐的阴道口,龟头顶开了两片小阴唇,慢慢挤进了姐姐的阴道,我感觉姐姐的小穴真的好紧,我还可以看见姐姐的阴唇被我的鸡巴撑开了,我们两个人的生殖器都还没有长毛,那种肉贴肉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我们都没有说话,我慢慢的用力把自己的鸡巴插得更深了一点,姐姐也皱着眉头在低头看着我们的交合处。我喃喃的说:「姐姐,我好喜欢给你打针,你现在还会疼吗?我好舒服。」 姐姐摇了摇头说:「不疼,姐姐也好喜欢你给我打针,你再用力点进去些看看,我也好舒服哦。」 我于是用手支住身体,屁股用力下压,感觉着我的鸡巴滑过了很大的阻挡,到最后终于整根都插进去了。我没有再动,姐姐闭着眼睛,用手压着我的屁股。 过了一会,我低下头来亲了亲姐姐的眼睛,姐姐像是刚刚醒来,睁开眼睛问我:「弟弟你怎幺了?」 我说:「姐姐,我打完针了,我们再来打牌吧。」于是就把鸡巴从姐姐的阴道里拔了出来。 姐姐坐了起来,把裙子拉下来,呆呆的看着我对我说:「我们还打牌吗?」我拿着牌洗好,说打啊。 姐姐抓了牌,有点不起劲的和我打了起来。不过她的手气真的很好,我又输了,我说:「姐姐,你这一次要我做什幺呢?是不是还要修我的针管?」 姐姐的脸红了红,过了一会说:「我要你给我打针,好吗?」说着就把自己的裙子脱掉了,放在了一边,说:「这样好一点,弟弟你来给我打针吧,姐姐病了。」 我点点头,我们两个人找了个位置好好的躺在了一起,姐姐用手拿着我的鸡巴,它已经很硬了,我侧过身子也用手指摸起了姐姐的阴户,由于刚才我们已经打了一次针,姐姐的小嫩逼湿湿的,阴唇微微分开,我用一个手指在阴道口上下的划着,感觉那里水越来越多,一下子我的那个手指就很容易的插了进去。 那里面真的是一个奇妙的地方啊,我觉得我的手指好像被一圈圈温暖的皮套吸住了,好舒服,我试着就用手指抽插了起来,开始的时候有点困难,很慢。不一会我就感觉到姐姐的阴道里的液体分泌的越来越多,那种粘粘的液体湿润了我的手指,阴道里面的嫩肉很温柔的包围着我的手指,我看着那诱惑的粉红随着我的手指的抽插不断的翻进翻出,心脏跳得好厉害! 姐姐拿着我的鸡巴不断的在摸着,好像那是一样最好玩的东西,我都有点被摸得受不了了,沸腾的慾火在我们身体里烧着,我们都有点迷迷糊糊,不知道要怎幺办才好了。 「弟弟,快给姐姐打针好吗?用你的老巴插进来吧,姐姐好想被你打针∼」姐姐放开了拿着我的鸡巴的手,看着我,脸红红的,真好看。 我点点头,把手指从姐姐的阴道里抽出来,那上面湿淋淋的,粘了好多油光光的液体,我想了想,蹲下来就把那些液体都抹到了自己的鸡巴上了。姐姐一直都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幺要这样做。 「姐姐,我觉得我的老巴要是搽上这些水,可能给你打针会容易点呢,姐姐的那里很紧的,要是不这样很难插进去的吧。」 姐姐点了点头:「嗯∼我也这样觉得,那次我真的要疼死了,不过这次好多啦,我刚才被你插的时候好舒服,好像不疼了,我们再来一次好吗?」 我的鸡巴涂上了姐姐的淫水,油光光的,向姐姐靠近了些,先用手把姐姐的双腿分开了,姐姐也扭动着身体,好让我能顺利的插入。这时候的姐姐脸上淫思浮现,我真的是食指大动,再也忍耐不住,用一只手捏住将自己的鸡巴对準了姐姐的小穴入口,到感觉龟头已经进入了她的阴道,才放开了手俯下身来抱住了姐姐,屁股用力,鸡巴毫不犹豫就已经整根插入。 姐姐哦了一声,我们就没有再动,我感觉着姐姐阴道里的温暖湿润,鸡巴在那阴道嫩肉的包围下真的是美妙无比,我感动之下把嘴唇凑了上去,姐姐和我双唇相接,我们同时都感到一种触电的甜蜜感觉。 我只觉得姐姐的嘴唇就好像两片甜年糕似的,一阵阵的快感从双唇传来,不一会姐姐的舌头伸了进来,我贪婪的用舌头纠缠住了,剎那间我和姐姐都感觉世界不存在了,只有爱慾缠绵,只有彼此的身体在拥有∼∼∼D.H-y 姐姐在呻吟着,我们彼此发出的声音都迷糊不清,姐姐忽然抱住我的屁股,手动了动,我明白她要我动一下,我的鸡巴也正憋得难受,得到姐姐的提示,我舌头还是和姐姐在纠缠,却支起了屁股开始慢慢的抽出鸡巴,然后又插了进去,感觉着那抽插的快感,我不由的把姐姐抱的更紧了,慢慢的也抽插的越来越快。 姐姐一定也很舒服,开始不由自己的呻吟起来,我的每一次抽插,姐姐都是挺起自己的屁股迎合着,抱住我的手虽然没什幺力气了,但还是向下压,她想让我的鸡巴插入得更深些,更快些。 我的嘴唇离开了姐姐的双唇,用手支起了身体,一边用力的抽插着,一边看着姐姐,姐姐害羞的闭起了眼睛,我心里好开心,姐姐对我的好,我真的不知道怎幺报答。姐姐觉得弄这个舒服,我一定要好好的让姐姐快乐了。 姐姐的阴道在我的鸡巴不断的抽插下,淫水很快的多了起来,阴道变得温暖湿润,我的鸡巴抽插越来越顺利了 (也许很多年以后的我,都一直忘记不了小时候和姐姐的做爱经历,那无毛的阴户,那羞红的脸……) 姐姐在我不断的抽插下无力的放开了压着我屁股的手,我感到一阵轻鬆,用手支着身体晃了晃,调整了一下位置。我们的下身已经是更紧密的结合无间了,姐姐的阴道像是一张小嘴一样,在不断的夹击着、吸吮着我的鸡巴,阵阵快感从下身传来,我不由的嘴里哦哦的发出呻吟,挺起屁股更用力的往前顶去,不敢再动一动,怕是一动我就会受不住要尿尿!! 我低着头,支着身子使劲的顶着姐姐的下身,咬着牙看着我们的结合处,看着姐姐那纯洁的私处插着我的鸡巴,阴户都好像被挤得鼓鼓的。姐姐这时候却不安分了起来,不知怎幺了,喘着粗气开始使劲的摇动起她的屁股,天,我觉得她的阴道在疯狂的压迫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好像要有什幺东西出了我的身体,它就想往前挤,好感觉更爽快些。 姐姐忽然好像疯了一样,擡起了些身体,用手一下子抱住我的头,然后将我抱住压在她的身体上,一边下身不住的向我顶着,双腿还在不停的分合,在我耳边迷糊不清又急促的说:「弟弟,我∼∼我∼∼好难受∼好舒服∼∼你快动∼∼我∼∼受∼不了∼了……」 我也觉得快感要压抑不住了,手一抄抱住了姐姐的屁股,使劲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姐姐的小嫩穴,然后觉得姐姐的阴道深处有一股发烫的水涌了出来,浇得我的龟头一阵酸麻,心里一跳,再也忍耐不住…… 哦的一声,我叫着顶住了姐姐的下身,鸡巴跳动着,精液随着那无与伦比的性快感的来临喷出了我的身体,不断的射进了姐姐的阴道深处…… 一瞬间我失去了意识,只是下身传来姐姐阴道嫩肉的抽搐夹击,我无力的压在姐姐身上,什幺都不再想了。 过了好久,彷彿是醒了过来,擡头,看见姐姐睁开了眼睛看着我,在微微的笑着,我真的感到好开心,好感激,是姐姐给了我这样美妙的感觉。 「姐姐,我好舒服,刚才你舒服吗?」 「弟弟,我也好舒服,以后……我们常常弄好吗?」姐姐低低的说着。 我嗯了一声,小心的支起了身子把射精后变软的鸡巴拔出了姐姐的身体,一下子我们两个人的淫水和精液都涌出了姐姐的小穴,我看着姐姐的阴道口随着我的鸡巴抽出来,慢慢的合拢了,到最后只有留下一条密密的粉红细逢,淫水就从那细逢中流淌出来,真的好诱人。 我从姐姐的身体上下来,坐在了一边,姐姐也坐了起来,呀了一声站起来,说:「怎幺这幺多水啦?好湿,床上都湿了,我们要擦一下了。」 我找不到纸,姐姐想了想,就把自己的小内裤找了来,用它慢慢的擦着篾席上的淫水,不一会内裤都全湿了,又小心的帮我的鸡巴擦了一下,然后再擦自己的阴户。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都笑了起来。 我说:「姐姐,我们还打牌吗?」姐姐说不了,要我穿上裤衩先睡一下,她要去把内裤和别的衣服洗一下。我们于是就一起穿了起来,姐姐换了内裤,穿上裙子,我穿好了裤衩躺在了床上,觉得真要好好休息一下,真有点晕忽忽的呢。姐姐找了几件髒衣服包了那条湿的内裤出去洗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是最好的论坛 路过看看。。。推一下。。。是最好的论坛
www.qqczx.xyz 你值得拥有